最高检将启动职务犯罪记录库建设

新华社北京2月22日(记者陈菲)针对行贿犯罪档案查询工作,最高检职务犯罪预防厅厅长宋寒松日前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,最高检将积极推动中央层面在社会治理、招标投标、工程建设等领域开展行贿犯罪档案查询文件的出台;创新工作方式方法,推动开展批量查询、网上预约查询;启动职务犯罪记录库建设项目。

据介绍,2012年2月,检察机关行贿犯罪档案查询系统全国联网开通,全国行贿犯罪档案查询平台正式运行。目前,检察机关已建成互联共享的全国行贿犯罪档案库,行贿犯罪档案查询工作步入了运行规范化、操作便捷化、应用常态化的轨道,不断得以推广应用。

据统计,自2012年全国行贿犯罪档案查询系统实现全国联网至2014年11月,全国检察机关共受理行贿犯罪档案查询434万次,涉及单位579万家,个人791万人。其中最高检受理查询434次,涉及单位4452家、个人2317人。2012年至2014年10月,有关部门和业主单位对经查询有行贿犯罪记录的单位2090家和个人2426人进行了处置。

宋寒松表示,下一步,检察机关将按照中央关于反腐败斗争的有关部署,以及《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范纲要(2014—2020年)》和《关于推进诚信建设制度化的意见》的要求,强化措施,规范管理,加强协作,推动应用,进一步加强和改进行贿犯罪档案查询制度和工作。促进信用信息互联共享,提升行贿犯罪档案查询的社会认知度和影响力。(完)


虐恋来了?

虐恋似乎是一个离中国相当遥远的世界,至少在表面上看是这样:中国既没有虐恋者的俱乐部,也没有很多虐恋者去心理医生那里求治。然而我坚信,中国的文化虽然有其独特性,但中国人与世界上其他人的共同点多于不同点。


春晚节目涉抄袭不能不了了之

不少人会以“借鉴”为文艺作品涉嫌抄袭辩护。借鉴当然无可厚非,但借鉴必须尊重原创,不得照搬,如果借鉴只是在他人原创的节目中加上某些国内元素,就作为自己的原创作品,那“原创”也太容易了。出现抄袭其实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对待抄袭不回应、不调查、不处理的态度。


谁是春节“红包大战”的赢家

说穿了,“红包大战”不过是一种改头换面的传统广告大战,只不过将原本整笔投出的巨额广告费化整为零,包上一个个红包扔出来,原本看得见、听得见却摸不着的广告画面、广告词,变成了既看得见也够得着的红包、钞票罢了。


当官不等于有知识

官只是一种职业,如果以为当了官,知识、道德就高于平民,那么,当官就是恶的。尤其恶的,是当了官就试图窃取知识、道德。所以,许爱民“骗”了个“陶艺大师”称号才是最恶的,因为他窃取了本不属于官的知识、能力符号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+